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营销网络 >

我沉醉在她茂盛如海藻的长发中

2017-09-16 10:10      点击:
 
  我不记得是怎么离开那片海滩的。甚至想不起来,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脸庞…是的,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张美好却忧伤得几乎绝望的脸,可是,为什么是凄惨的白色,为什么会没有笑容?­
  我沉醉在她茂盛如海藻的长发中
  依稀记起,那时候很安静,安静的可怕。一切计划都被安排的妥当和合理,可是,我却有异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这么不踏实过。现在,病房里也很安静,只有年轻的护士在我身边穿梭,敷热毛巾,递热水。我这是怎么了,一刹那,记忆好像都冒出来了,挤得脑袋涨涨的,疼得厉害。­
  
  就在昨天,好像北京的领导也来了,他们在病房里,在我身边,争吵的很激烈。我听到昆明市局说过,立功?怎么可能?这是该受处分的,我们必须注意以后的影响,要坚定的杜绝这种勾结,与犯罪分子谈恋爱本身就已经触犯纪律了。云南省厅领导也在,把玩着一支烟,一言不发。可是,我隐隐约约又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小周同志是我一手栽培的,他的品质我了解,毕竟关键时刻他坚持了原则,而且事发之后交代了他们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年轻人之间发生爱情也是人之常情,因为那时候他们不是现在的身份。是的,我都想起来了,我说了,我杀了我爱的女人,然后我把她时而婉约沉静时而笑魇如花还有我们温暖依偎的照片,这几天里一切关于美好的记忆,都交给了组织。我还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话,我要带走她的骨灰。­
  
  终于回到北京。终于,头晕目眩的感觉离我而去。­
  
  我开始想她。我打开电脑,看她的最后一篇日记。­
  
  时间:2004.3.18早晨,我离开她的房间之后。­
  
  每一次,当我以为爱情和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却总有一个预感,这些将不会真的属于我。爱情,只是一个理想,她永远开放在彼岸,而我在此岸,我们之间隔着不可逾越的距离。我一次一次的想站起来,却又被重重的击倒,到最后我心如止水。我慢慢失去对美好的向往,不得不在宿命面前臣服。­
  
  可是这一次,我遇到了你。我不知道这将会是命运的颠覆,还是上天在毁灭我之前赐予的最后一份礼物。我想不管明天怎样,我都不再恨了。­
  
  这是我的最后一篇日记。如果上天眷顾我,明天将会是我新生的日子,从此,我的生活中不再有日记,只有你,有阳光,有爱情。啊,我又想到爱情,多么不真实的感觉,也许,这些还是不会属于我。那么,这些日记,我会留给你。你愿意了解一个你生命中仅仅出现过五天,而对我,却似乎是一辈子的这个女子吗?­
  
  我还是要以这样的方式跟你告别。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无助。我恨,我恨上天对我的残忍,总是让我在看到梦境的美丽之后,倏然惊醒。如果,如果这只是我心理紧张的胡思乱想,那么,我希望明天以后的每一天,我做你的妻子,我们在北京的院子里荡秋千晒太阳。那是我遇到你之后,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美丽的让我想哭的画面。可是,周聿铭,如果你看到我写的这些,你在试图来了解这个爱过你还将永远爱你的女子,那么,我一定不在了。我会死在你的枪口,成就你的事业,也成就我的爱情,还有我依然存在的对完美的那份执著。­
  
  我眼里涩涩的有潮湿的东西。思绪又将我带回到美丽的昆明。是她,让我爱上昆明的纯净和清澈。那里,不该有黑暗。可是,我看不到天的蔚蓝,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噢,米薇,我的女孩,你在天国快乐吗,你冷吗?­
  
  那片海滩,是什么颜色的,我至今说不清楚。当这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我的震惊,无以言表,我的意志,我的思维,立刻土崩瓦解。我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崩溃了。我想一定是这个世界太荒谬。­
  
  是米薇。她好像站在阳光的阴影里,目光定定的看我,朝我微笑,然后有两行泪顺着脸颊滑下来。我想我也有眼泪。因为米薇用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抚过我的眼角眉端。她说谢谢你,这样很好,有你目送我离开,我想在去往天国的路上,我不会再有孤单到冰冷的感觉。我紧紧握住那支跟随我陪伴我战斗过的五四手枪,突然身子都变得僵硬,无法呼吸般的难受。但是我仍然清楚的知道我和米薇,在我们队伍的监控之中,一举一动,都会被注视。经过严密的部署,这次行动简直天衣无缝。忽然,我甚至来不及思考,枪响了,米薇微笑着倒下去。她扣动了我手枪的扳机。我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
  
  我用手掌擦擦双眼。最后的最后,米薇说过让我看的东西,我是无论如何都要看的。这样,似乎米薇又站在我面前,顽皮的微笑。我有一个幻觉,其实她并没有离开。­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对所谓的命运之神,心存不满,甚至怨恨,埋怨她对我的不公,对我的无情的翻云覆雨般的玩弄。而现在,我却对她充满感恩,感谢她让我遇到了你,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的真正幸福。我想我在用尽全部的力量来爱你。你呢,也如我爱你这般的爱我吗?其实我一直在害怕,害怕这又是一次宿命的轮回,害怕幸福只是幻相。但是,我会积攒最后的力量,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周聿铭,我说过,有机会我会把我的故事全部讲给你听。可是,在最重要的部分,我没说。也许是我没有勇气破坏我在你心里的美好。如果,我有机会做你的妻子,我想这些你永远都不要知道了。可是,或许我还是无法实现我的爱情理想。我又悲观了。但是无论如何,请你不要难过,如果我死了,那也是宿命,是冥冥中已经注定的结果。我一直在想,世间一切皆有因果,你失去的,其实并不是多么高贵和纯洁的一个女人。­
  
  我想告诉你我现在的感觉。你离开之后,我惶恐过。但是现在却异常的平静。我想象着,明天,我会去赴最后一场华丽而凄凉的宴。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在黑暗里穿行。如果可以,明天我将是全新的米薇,一个把所有不开心的昨天当作前世的女子,不记得那些阴霾和潮湿的过往,我今生的故事里有你做主角。可是,当你深情的吻我,跟我告别,说要去执行一项任务,说顺利的话这一两天就可以带我回北京。我没来由的一激灵,全身都战栗了。亲爱的也许你没有注意到。我在说服自己,你要执行的任务一定与我无关。­
  
  如果我们注定会赴同一场约会,那么我就固执的认为,这是上天安排给我们的别开生面的婚礼吧,只是没有婚纱没有礼服也没有祝福…­
  
  所有我想对你说的话,还有那个我无法用语言结束的我的故事,你在我的日记里面寻找答案吧。这样,这一切,才会变成真实的存在了。­
  
  我越来越想念米薇。想念那个她一笑我就会开心好几天而她最后哭了我就会难过好几年的这个女子。­
  
  2004.3.14 白色情人节昆明初相遇­
  
  乌云密布,忽然间就下起了很大的雨,密密麻麻。这天刚开完一个会,就是计划有些调整,和更加详尽的一些部署。下午没有工作安排,我开车去找一个几年没见面的大学同学。他毕业以后回昆明做了律师。远远的看到有个人冲我的车招手。是一个女孩,全身被淋湿了,一只手用包挡着头,一边向我招手。我想,一个女孩在大雨天拦车也挺不容易,就带她一段吧。我把车在她面前停下来,她从后面上了车,一上车就说,这么大雨,拦辆车真不容易。师傅,我到XX商场。我一愣,想说,我不是的士,但又忍住了。就让她把我的车当成的士吧。反正XX商场就在我跟同学约好的茶楼隔壁,也是顺路。一路上,我从车里的后视镜中看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从容,沉静,与我身边的那些女孩都不同。我就在车上和她聊开了,原来她是有车的,只是出门前没下雨,于是想步行走走。很快就到了,她问我多少钱。我笑了,你到现在还以为我是的士吗?她再把车内仔细看了看,又看了看我,刷的一下,脸全红了,显的很不好意思,怪不得呢,我还在想,哪里有这么帅的的士司机。我是拦的士拦急了,看到车就以为是的士了。我耸耸肩,说没事儿。我告诉她,我来出差的,到这儿才几天。她马上就很自然了,那我尽尽地主之谊,带你转转,当感谢你了。我点头,说有空找你。她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小本,迅速的写下了电话号码,撕下来给我。是粉红的一页。我知道了她叫米薇,跟她的人一样美丽的名字。­
  
  出差的日子也紧张,但还是有很多无聊的时间要打发的。­
  
  同学接到一个电话,忽然就有事了。从茶楼出来,天已经放晴了。我拿起电话,打给她。很快就接通了,欢快的声音,跟天气一样明朗。­
  
  我们去了XX公园。­
  
  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们沿着街边走。累了,她在路边坐下来。­
  
  然后,我们回了她的家。她说,我是被包养的,他回香港了,所以,我可以带你回家。­
  
  我们拥抱,接吻。如同积蓄了一万年能量的火山,在那一瞬间被引爆,激情喷洒,照亮黑暗的夜空。沉醉于柔软的充满光泽的肌肤之中,沉醉于这份久违的激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