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任我发心水 >

她说我真希望明天的太阳早一点升起来

2017-09-16 09:50      点击:
 
  很久很久,我的思绪仍然停留在那个阴沉沉的午后。
  她说我真希望明天的太阳早一点升起来
  离开米薇房间的时候,我有种异样的感觉,莫名的心痛,也许是米薇的伤心让我放心不下,也许还在被那个关于羽泽的故事纠结着,但是我不能允许自己想太多。我必须集中精力,为这次的任务做最有意义的最后一搏。我想我之所以喜欢这个岗位,也许就是因为天生就喜欢挑战吧。我温柔的抱了抱她,踌躇满志,并不忘给米薇许下一个美丽的诺言,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北京。米薇站起来,去洗手间洗了脸,然后在梳妆台前坐下来,她不看我,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又清晰的记起,我是怎么开始进入米薇曾经不为我敞开的心扉,那最后一篇日记,那个她用硕大的字体标记的日期,至今触目惊心。
  
  米薇死在我的枪口。
  
  当我还停留在混沌的状态,思想好像已经凝固了完全不能思考,我接到了米薇妈妈的电话。她开始训斥了我,说一辈子都恨我,然后就说米薇有东西留给我,问我怎么寄过来。我甚至听不出来她有哭过,只是声调充满了愤怒。那一瞬间,我似乎理解了她,也理解了我自己这几天的状态,那是种失去最亲密的人的绝望。
  
  我查最早的航班,赶到了这个我以为没有勇气再来的城市。
  
  我看到米薇家里有很多人,我居然很冷静的知道这里边有乔柯和桑桑,有大安和丽莉,还有森哥。
  
  米薇的妈妈很憔悴,似乎不愿意多说话,只交给我一个信封。米薇爸爸看了我很久,说米薇给她自己写了一封信,我们打开之后里面有两个信封,一封给我们,这个是她叮嘱要转交给你的。你拿了信赶紧走吧,看到你我们会更伤心。
  
  我离开了米薇的家,离开了昆明。
  
  信封里只有一张小卡片,写着一个网址,用户名和密码,还有一句话,里面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迫不及待的,我进入了米薇的世界。那个只有她自己的世界。
  
  这是一个黑暗的深渊。但是她将是我心灵栖息的家园,我必须爱她,守护她。
  
  都说,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只有把自己寄托给文字。我曾经不这么想,但是此时此刻,我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我像现在这么安静下来,想念你。
  
  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我答应过你,我会为你做一件事,最重要的事。我知道其实你不愿意,但这是我的理想。我一定要这么做。
  
  羽泽,你怎么会这么傻,或者,你把我当成这么傻的小傻瓜。你做过的事,我不认同,但是我不会怪你。可是我要责怪你为什么还是把我隔离在你的生活之外呢。
  
  当警察来带走我的时候,我并不害怕,相反,我很高兴还可以见到你。至少这个时候你还活着。
  
  可是我始终没有再跟你说一句话。不对,我说了,我在心里说的。这两天过来,我已经不流泪了,可是我怎么也不会知道你做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以至于你不能再见我。在那个你灵魂飘走的刹那,我说了,羽泽我会为你做一件事,最重要的事。我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算好了时间,我觉得你一定听的见我心里想的话,听到了,你会走的更欣慰一些。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不能见到你,可是他们安排我见了被关押在另一间审讯室里的紫陌。听说判决很快就下来了,她被判一年。美丽的紫陌很勇敢,她不哭,我更不能哭。我总觉得如果你听见我在哭,你就会走的不踏实,会很难过。所以,我不哭。
  
  我终于知道了这整件的事情。杜若为了你和森哥,孤注一掷,结束了青春的生命。我不想追究你和森哥为什么会走上了这样的一条不归路,我想总是会有理由的。所以我没有问紫陌,即使问了,也许她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傻傻的女子,只是静默的守护在你的周围,与你共进退,我想她也是不会问为什么的。可是你跟她说过,这一切决不能让米薇知道,不能让米薇也牵扯进来。所以,紫陌就为你守住了这个秘密,一直。
  
  回家以后,我照例生病了一段时间。这天,我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意志也异常的清醒。我叫爸爸妈妈回自己的家好好休息,几天忙下来,加上担心又不敢问我什么,爸爸妈妈也很辛苦了。
  
  只留下森哥还在这边处理一些羽泽公司里的事务,顺便看着我怕我做什么傻事出什么意外。伤心加上劳累,中午森哥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候我拿了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回到卧室。我把森哥手机SIM卡里面的号码全部复制到了我的手机上。
  
  杂志社里同意我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还允许我可以定期发稿。
  
  我很想念羽泽。很想很想的时候,我就着魔一般的拨那些从森哥那里COPY来的电话号码,有很多打不通,有的接通了我第一句话就说我是杜若,有些听到这句话也许觉得莫名其妙就挂了,也有的客气些,说小姐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什么杜若。
  
  终于有一天,我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听到杜若的名字很热情,说你可消失的太久了。
  
  我趁机约他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并很抱歉说前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一直在家很懒散,并且去做了咽喉手术,以至于声音都有点变了。
  
  见面的时候,这个自称叫做许山的人,很神秘的跟我说,杜若你出现的太是时候了,最近我手里有一笔大单子,一直联系不到你。你电话变了也没通知到我。沉默了几秒,他接着说,还是跟你合作让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