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济南商贸 >

她不希望我飘洋过海去寻一个虚无的理想

2017-09-16 10:06      点击:
 
  
  对面换成了羽泽,咖啡是新上的,可是我已经喝不出来它的味道了。我告诉羽泽,我刚刚跟你的秘书在一起。原以为,你只是跟她用默契交流用目光告别,可没想到你们之间,还有一些浪漫的细节。我想我说话的时候是带着醋意的,我都闻到酸掉牙的味道了。羽泽燃起一支烟,说好吧,我告诉你一切你感兴趣的故事。我笑了,很冰冷很凄凉,笑得我自己都打了个寒战,我说你错了,其实我并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你找我我正好也有空。他说不管你是不是感兴趣,我都应该告诉你,是必须,因为你有权利知道这一切。他说,我从来就没有恨过杜若和森哥,而对紫陌,我有的只是感激和感动,感激她放弃学业为我做的一切,感动于她的坚韧以及对我对杜若的感情,别的,我实在不能给她。她跟杜若一样善良一样无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因为我给不了,对待感情我一直都无能为力。当杜若离开我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掉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可是我还是活过来了,为了所有还关心我的人,当然包括杜若。杜若是勇敢的,但是她也很傻。她爱森哥的时候,爱的很纯洁很隐忍,她从不要求森哥为她做什么,以至于森哥的妻子都被感动了。后来出了一次意外,杜若死了。杜若死了以后,正统的一直坚守爱情堡垒的森哥再也不能平静了,他觉得杜若为他付出的太多了。他跟妻子终于离婚了。这些杜若不知道,但我们却了解森哥为杜若做的,所以我愿意说杜若现在是森哥的妻子,在每个人心里。两年了,我欠紫陌的很多,我觉得我必须要她离开我了。于是我就告诉她我马上要跟米薇结婚了,米薇已经答应了。我知道我这么做你也许还是会生气,但是我想不结束一些什么,我跟你,不是还是不能真正的开始吗。你说过,我一直还在追求米薇的道路上,可是我想把这段过程缩短。其实刚才找不到你,我就预感到一些什么了。现在,我说完了,我曾经答应过不再让你伤心,可是我没有做到,而且这么快又重犯了。你原谅过我一次,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振奋,我感觉我又重生了,这是米薇给我的新的生命。可是现在,我能做的只是等待着你的判决,你还愿意跟我吗。我说我要好好想一想,改天再给你一个答案吧。
  她不希望我飘洋过海去寻一个虚无的理想
  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其实事情早就发生了,只是我的大脑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么多的信息,所以头昏脑胀的。回家的时候,羽泽把我送上楼的时候,我还是双腿发软的。我妈又大呼小叫了,说羽泽你这么大人了怎么就不会好好照顾米薇呢。羽泽连连道歉说不该接我太晚让我淋雨了。其实我压根儿身上就没湿掉一点,下雨的时候我正和那个叫做紫陌的女孩坐在“别恋”喝着热咖啡呢。我想羽泽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连撒谎都不会。然后我又想起来了,杜若和紫陌同岁,那是跟我也差不多大了。杜若,那个长得跟我一样的女子。我朝我妈发火,我说我这么大人了凭什么就需要别人来照顾呢,要照顾我那也是你这当妈的的责任啊。我妈说这天也怪了,人也都吃火药了。然后我听到我爸说这个劝那个的,最后他们把我安顿上床了。我发烧了。后来我想没淋雨也会生病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这一发烧,德语培训班也落下了两堂课。好些了,我又细心的收拾自己准备去上课了。乔柯的电话过来,说米薇我明天回昆明,回家过年了,你接我吗?又问我接不接。我说我又没车怎么接你。他的声音立刻就不那么兴奋了。我说你自己坐大巴回来吧我请你吃饭。刚刚好一点的头又开始疼了。我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想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句话来。是的,我还没给羽泽一个答复呢。这一次,他连短信都没有了,只是每天都打电话跟我妈打听我好些没有。我妈又回过头来教训我,说女孩子耍耍脾气差不多就得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还跟人端着呢,我可告诉你人家羽泽这么优秀对你还一心一意的,你还想怎么着,到时候人家放弃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翻个身,头朝里接着睡。我说我的妈呀,你闺女不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的仙女吗,怎么你又长人家志气灭自己威风来了,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他对我一心一意我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呢。当然这些我是在心里说的。她见我不理就出去了。
  
  见到乔柯的时候,他还是那么帅气,很阳光的笑。我说你怎么还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呢,看我,都沧桑成这样了。他说你沧桑吗,那是因为没有我的滋润。我说切,你从来都没滋润过我,我这棵小草是自生自灭的。我还没说完,他就过来搂我。又闻到那么熟悉的味道。忽然间,我们之间也暧昧了,也许各自说的话本身就是暧昧的。他拉着我就去前台,说开一个房间。我瞪着双眼看他。他说我们不吃饭了,我吃你。然后一手拿着房卡一手紧搂着我上楼。刚进房间,他就开始脱我的衣服。我穿的多,脱掉大衣,还有毛衣,脱掉靴子…看着他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我就嘲笑他。我说乔柯,柏林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啊,让人都变得这么热情而高效率了,是不是我离开你之后你又觉得我好到无可替代了。我故意说的我离开你而不是你离开我,我想这样我心里还是好受一些的。我又想到羽泽说的你们之间没有障碍,那么一切的理由就是爱的不够了,那么我希望是我爱的不够多。我在想这些的时候,乔柯已经脱掉了我们的衣服。我推开他说不可以。他想来抱我的手停在半空。他说米薇你是不是有新的男朋友了。我犹豫,我有吗,也许曾经有过,但羽泽,现在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我们是不是还有未来,还等着我来做决定呢。我就喊,这不是我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的问题。我又加了一句,即使是以前,我们也还是纯洁的不是吗。这时候我的电话响起来,我看到是羽泽的号码。乔柯按掉不让我接。再响的时候,我又去够电话。乔柯给我关机了。我想,羽泽你也来吧,乔柯就在我身边呢,反正你们都跟我暧昧,却都不跟我做爱,那么就让我们像幼儿园的小朋友那样一个躺在我左边一个躺在我右边吧。不过等等啊,要等我穿好衣服,不要这么狼狈的站在你面前。想这些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为我自己的创意。也许我的笑又挑逗了他,他迅速的进入我的身体了,很激烈的探索。我咬了他。我疼,但是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怪乔柯,咬他,只是想留下一个印记而已。然后我就睡着了。可能是有些累了吧。等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乔柯坐在我旁边抽烟,他说米薇你醒了啊,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去柏林,我们过了年就走,你不是本来也打算去的吗,我们先过去,然后我再帮你联系学校。我翻个身接着睡。我想这些话半年前你怎么不说呢。我也坐起来,挪开身子,豁然看到白色床单上那朵盛开的红玫瑰,我忽然就知道乔柯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了。我依然昂起头来,很倔强,我说我不需要你负责,这个我本来早就想给你的,只是时间晚一些而已,这样就可以证明我们确实恋爱过了不是吗。而且,我告诉你我不去德国了,我早已经决定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因为我妈不想让我走。他轻轻的抱我,说米薇我真的很想你,我还没有习惯过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呢,这半年之前我没想过那么多,我以为我们顺其自然就好,毕竟我们太年轻,以至于无法承担那些关于前程和命运的负荷,可是时间没有让我们彼此遗忘是吗。我回应着他的拥抱,这些话让我听起来有些想哭的感觉,我想当我们做爱的时候我是麻木的,而这个拥抱却让我很踏实,这字字句句平淡而温润的话语让我的心竟然荡起了波澜。我想我们还是相爱的吗,也许爱情早已经不存在了,又也许我们之间的过往其实也只是场年轻人之间的游戏而已,可是现在,我们要开始真正的恋爱了吗。我想不清楚,也不愿意再想。我说我要回家了,乔柯你也赶紧回家吧,你爸妈有多想你啊。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在洗澡的时候,我还在想我到底要不要跟乔柯走呢。这时候我居然想起了羽泽,想起了我没有接通的电话,想他还在等我给他一个答复。我一会儿想乔柯一会儿想羽泽,想的头都要炸了。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告诉乔柯,我真的不愿意去德国了,我不想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我还不想离开羽泽,我可能已经爱上了的一个男人。他说果然,然后垂下了头。
  
  我们穿好衣服下楼。我看到羽泽的车,他斜倚在车门边上抽烟,眼睛看向很远的地方。我叫他,然后迅速的跑过去,一直跑到了他的怀抱里。他说,米薇你妈妈说你在这儿跟乔柯吃饭,我就来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认识一下。然后,羽泽和乔柯就对视了。我说那我先走,你们互相认识吧,我一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妈又开始连珠炮似的发问了。她说米薇你到底怎么想的,吃饭也就罢了,还手机都关机,你要羽泽怎么想你。我说关羽泽什么事儿。她就哭哭啼啼起来了,说米薇妈真的不愿意你去德国,无依无靠的,你留在羽泽身边多好。我想我还真是了解我妈的,我就告诉她说妈你放心吧,我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