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济南商贸 >

举手投足间显出成熟女人的风韵

2017-09-16 10:04      点击:
 
  我们昨晚聊到很晚,后来米薇就在我身边睡着了,像个安静的孩子。这天又是阳光明媚的,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米薇说,今天我们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家里吃饭好不好。她说我还想接着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呢。我说好。于是我们又订了外卖。吃完之后,米薇煮了一壶咖啡,我们边喝边聊。
  
  几天以后,我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里,像个孩子般心无城府的无忧无虑着。突然收到了乔柯的短信,他说米薇我真的已经失去了你吗,我今天就回柏林了,你要好好的,一定要幸福。我看着手机屏幕发呆。是啊,我们真的失去了彼此吗,又或许本来就不曾属于对方。我忽然间就想起来一句话,我们用身体结束,我们交换彼此的体温来为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好吧,那么乔柯你也要好好的,也一定要幸福,至少要跟我一样的幸福。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那天羽泽和乔柯是见过面的,也许他们之间还有过一场较量。但他们谁也没有告诉我我离开之后发生过什么,我也没有问起。这些天我跟爸爸妈妈回了奶奶家过年,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羽泽了。
  
  回到昆明的时候,我告诉羽泽我回来了。羽泽很快就来我家,他见到我一个劲的说米薇你胖一点了,这样更好看。我说过年嘛都容易胖的。我就发觉他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但是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很久他说谢谢你米薇,谢谢你为我留下来。我说,羽泽你那个朋友的编辑部里还在招聘吗,我想去工作。羽泽整个脸都舒展成了一朵花,他说没问题。
  
  春节过后,我就真的在这家编辑部里上班了。我理所当然的结束了德语班的课程,也把那一堆关于什么商务管理的课本收进了一个纸箱子里。我想这些我都不需要了,我现在需要的是认真的做一名编辑和羽泽的女朋友。
  
  我原谅了羽泽,我想他也没做错什么,毕竟感情的事情谁也有些无奈,紫陌爱他不是他的错,他爱杜若也没有错。这样想着,我就开心起来了。随着天气一天天变暖,我的日子也开始变得更加充实而美好了。
  
  朝九晚五的生活,很惬意。办公室里同事间都很友好,气氛有些轻松和融洽。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那个叫做陈丽莉的女孩有些高傲和冷艳,她不热衷于和大家讨论吃喝和时尚,每天除了很认真的看稿子,有时候出去做做专访,大多数时候就带着耳麦听音乐。后来,我也知道了她业绩不错,文笔也好,上过她专访的有好多是本市名副其实的名人。于是我就了解了这样一个事实,面对有人嫉妒和说三道四,她淡然甚至是漠然。再后来,我也做人物专访的版块。那时候我常常跟着羽泽出席一些场合,也有了机会认识很多知名企业家,还有政界高层,他们大多愿意接受我的采访。所以那时候我的业绩也不错。再后来,同事们就不像我初到时候那么热情了,我渐渐的似乎也被隔离在了一个圈子之外。也许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所以不能在那个看似友好融洽的环境里游刃有余。慢慢的,我倒是和陈丽莉走得近了。
  
  那时候丽莉有男朋友,但是经常出差。羽泽很忙的时候,我和丽莉两个有时候就一起吃东西,偶尔也逛逛街。丽莉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看她是一种享受。我们一起坐在肯德基里喝果汁吃汉堡的时候,我就常常开玩笑说丽莉你这么精致的一个美人儿却在这儿攻击一堆垃圾食品,你说谁的错。这时候丽莉就假装恼怒的瞪我,说我没你那么好命啊。这句话说的我有些云里雾里。
  
  我也常常自己跑去羽泽的公司,给他一个惊喜。每一次他见到我都会显得很高兴,总说他在想我的时候我就出现了。我就说其实我是来侦查的。他就伸出大手揉揉我的头发说那么你发现什么情况没有。我摇摇头说还没有但是我有的是耐心,总会找到破绽的。他就说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坦荡荡啊。我又说切,然后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他笑着点头很意味深长的看我。我就开始编故事,我说老板最容易和女职员之间发生点什么。他大叫冤枉啊,就一个紫陌就差点威胁到我们的前途,你可不要再吓唬我了。我也意味深长的笑笑接着说,老板呢,一定是爱慕漂亮女职员的美貌和青春,而职员也乐意,因为可以得到金钱,或者职位,或者爱情,运气好的话,那就全都得到了。可是,不断的会有新鲜血液加入,会有更加青春美丽的女职员也爱上老板。于是,新欢旧爱就会上演一场场的战争,严重的话…我故意停住了,嬉皮笑脸的看羽泽的表情。他的笑意很深,感觉很有趣的样子,问严重的话会是什么后果呢。我说仇杀,我故意很严肃的表情,说没准哪天那个旧爱扑上来要求跟老板重续旧情,然后在缠绵的时候猛然抽出一把小刀,直接插入老板的心脏。然后我就说你怕不怕。他猛拉我一把把我拽进了怀里,然后嘴唇覆盖上我开始热烈的吻,吻完了他说现在该轮到我问你怕不怕了吧。我挣开他就跑。走到紫陌那儿,我朝她笑笑。我觉得我的笑容很甜蜜很温暖。她叫住我,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这么久以来,虽然羽泽从没有给过我希望,但也从没让我绝望过,除了这一次。所以,我终于放弃了。我有些感激紫陌,这是多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女孩。我想我也终于可以义无反顾的爱羽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