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济南商贸 >

很享受我羽泽的明显无理取闹成分

2017-09-16 10:01      点击:
 虽然有些别扭,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
  
  那时候,羽泽的进出口贸易公司生意做得很大,因此他常常很忙。我们编辑部里忙起来却是一阵一阵的,大多数时间都可以自己来支配,所以我就常常有时间去羽泽的家里和公司。
  很享受我羽泽的明显无理取闹成分
  那天,我坐在羽泽的办公室里读一本安妮宝贝的小说,羽泽在他的大班台上看一份文件,他时而皱眉深思,时而挥笔疾书,很是专注的样子。而我,心思大半在羽泽身上,那本书也就半天没有翻页了。我喜欢看他工作的样子,很着迷。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紫陌过来说林总下班了,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羽泽抬起头来,说是啊很晚了,你走吧。紫陌转身带上门的瞬间,羽泽说等等,紫陌明天你过生日,给你放一天假,你跟朋友好好庆祝吧。
  
  等羽泽站起来说米薇我们走吧吃饭去的时候,我看到窗外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是的,明天紫陌过生日,为了给这个工作尽心尽责的秘书一天假期,老板亲自加班到华灯初上。羽泽开抽屉拿车钥匙准备走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精致的盒子很张扬的躺在那个整齐的抽屉里。我想这应该是羽泽给紫陌准备的生日礼物吧,他还没给她,那是不是代表他们要有一个单独的庆祝仪式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想到这些,而且想的同时,我就已经伸出手够到了那个还没来得及关闭的抽屉。我说羽泽你给我准备了礼物啊,怎么还不给我。说着,我就打开了盒子。是一条手链,柏拉图的爱恋。我一手举着手链,伸着另一只手举到羽泽跟前,我说好漂亮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快给我戴上。我看到羽泽眼里闪过的一丝错愕,但立刻,他就笑了,很自然的接过来小心的把手链环在我的左手腕上,然后举着我的手很欣赏的说是真的很漂亮呢。然后我们就去了“高地”吃火锅。
  
  第二天,我还是早早的下班,打电话给羽泽,说我们去看场电影吧。看到一半,我就想起了紫陌,我想她身边会不会有人陪呢,她要是也如我这般的幸福,该多好。我就说羽泽我们给紫陌打电话吧,叫她出来宵夜给她过生日。羽泽说不用,她也许正跟朋友一起呢。我就说那我们也加入。于是我拿起羽泽的电话拨给紫陌,紫陌说是米薇啊,我刚跟同学吃完饭回家呢,逛了一天街有些累了。我也不好再坚持,就说那改天我们再聚吧。
  
  我做这些,自己想起来都有些任性和不懂事,可是我看羽泽的表情,他似乎很惬意的自私。晚上,我们回到羽泽的家。他说米薇我很感激你这么做,我想我是不是已经在你心里了。我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了。很晚了,羽泽照例哄我睡觉。我抱住他不让他走。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激烈,缠绵,欲罢不能…我久久的蜷缩在羽泽的怀里不愿意离开,我怕一离开这些感觉就不存在了。我们一次次的交织和索取,迫不及待的想要互相占有对方。良久,他很动情的说米薇我终于拥有了你了。我就笑着锤他结实的胸膛,我说羽泽你是不是不喜欢处女啊,你看那么久我一直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却丝毫没有行动。他就说米薇你太美好,让我不敢轻易的对你做什么。我说那么现在呢。他抱住我,因为你接受了我,我们一定会结婚。我幸福的在他的怀抱里入睡了。
  
  转眼,我们编辑部举行周年庆典了。羽泽作为主任的好朋友,米薇的男朋友,也列席参加。我和丽莉由于产量很高,发表的专访又有好几篇得到省里文化部的颁奖,便作为功臣被主任夸得跟朵花儿似的了。我也很高兴,因为羽泽跟我分享了这份快乐。整个晚上,我也笑的跟朵花一样,我跟同事喝酒,猜拳,玩色子,偶尔向羽泽投去柔情蜜意的目光。突然,我的目光呆滞了,不能动弹。羽泽坐的靠我很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白衬衫上粉紫色的唇印。我的目光没法移开,羽泽跟随我目光的终点,他也看到了那一抹粉紫色。我好不容易把目光收回来,我都纳闷我当时怎么突然间就冷静了,因为我还做了一件事。我环顾整个大厅的女孩和女人,我发现,只有丽莉,抹的是粉紫色的唇彩。我看向她的时候,她在喝酒。然后,我拿了我的包包,很冷静的,朝大街上走了。走出那扇门的时候,我对跟着我的羽泽甩了甩手,很高傲的说你别跟着我。已经五月份了,微微的风吹起来很舒服,把我的酒也差不多吹醒了。我拦了辆出租车,跟司机说我想吹吹风您看着开吧。没一会儿,我看到羽泽的凌志跟上来了。我们的车开的很慢,他也不紧不慢的跟着。当绕着环路开了一圈的时候,司机说后边的凌志车你认识吧。我点点头。然后司机靠边停车,我走下来。羽泽的车也停了,他走出来还是倚车门站着,不敢靠近我。我说你不需要解释。羽泽看向我,连眼睛都不眨。他说,你也许不会相信,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真实的情况。丽莉站在卫生间门口,等我出来的时候她扑上来抱住我,想亲我,我闪开,唇印就留在衬衫上了。我没来得及换掉衣服,但我什么也没做。我想丽莉她是故意的。我说丽莉还故意要跟你上床要让你占便宜呢。他说是的。我眼睛都要喷火了。我说你滚,然后就跑了。羽泽追我。那时候我正跑到一座桥上,我说你不要跟着我,你再来我就跳下去。羽泽停住了。他说米薇你还是不懂我对你的感情,我看到他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他上了他的车,拐了个弧度掉头开走了。我站在那里,也懵了,为我自己说的那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我想我真的需要这么偏激吗。然后我又确定了我是真的在乎,因为刚刚我有心要碎了的感觉。我想起他亮亮的带泪的双眼,我决定了,我相信羽泽。于是,我就朝他车开走的方向追了。跑了一段路,高跟鞋咯的我的脚生疼,我干脆脱掉鞋子继续往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