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济南商贸 >

有美艳的抽象画装饰的一整面墙

2017-09-16 10:00      点击:
 
  不知道跑了有多远,有多久,我只觉得身子似乎在往前飘,没有感觉,没有意识。突然,那一抹白色出现了。我看到了羽泽的车子,正朝我开过来。顷刻间,我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希望,黑暗里穿行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我的心像要飞起来了。当我一直一直跑,跑到了羽泽的身边,一刹那间,我就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我倒在了羽泽的怀抱里。
  
  接下来,我又发烧了。我想我的身体,真的是越来越虚弱了。我妈又在发怒,甚至不允许我跟羽泽再来往。也许她有她的立场,毕竟认识羽泽这一年来我高烧2次,每一次似乎都很严重。对从来无忧无虑的我来说,也懂得了忧伤的滋味,她把过错通通归到了羽泽身上。
  
  这一次,我只是在家休息了一天,就上班了。
  
  这天丽莉坐在座位上翻一本时尚杂志。经过那天晚上,我们不再说话,也不再对视彼此的目光。突然,她捂着嘴跑出去,好象是吐了。当时办公室里没有别人。等她回到座位上,我说你吃坏东西了吗,要不要回去休息,我帮你请假。她点起一支烟,看着我。她说米薇我怀孕了。我站起来就过去夺她的烟,我说丽莉你疯了,大安知道吗,他要是知道你还抽烟,不生气才怪。她扬起一张小脸,说大安为什么要知道。我说他要做爸爸了怎么可以不知道。丽莉已经站起来,站到我身边,她说你怎么知道大安是孩子的爸爸。我也站起来了,那你说是不是,难道是羽泽。我甚至摇晃着她。丽莉忽然间就哭了,眼泪流了一脸。她说当然是大安,除了他还会有谁。可是大安还是爱你,米薇。前天晚上我是故意的,你知道羽泽也只是爱你,任谁也插不进去。我也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我说,丽莉你等等,我给大安打电话,叫他来接你。她说你敢,不许告诉他。我就说,那么丽莉你要不要吃话梅,我帮你去买。我一口气就跑到了楼下,甚至连电梯都没有等。我拿了各种口味的话梅西梅和乌梅,给编辑部里所有人吃。有同事说米薇你是不是怀孕了,这么高兴。我说不是,但是我有比这件事还高兴的事。
  
  我想羽泽也真是幸运,关键时刻总有人帮他证明他自己。
  
  一到中午,我就又迫不及待的跑到羽泽的公司去了。羽泽不在,我就跟紫陌说,丽莉怀孕了。紫陌问丽莉是谁啊。我才想起来我今天到底是怎么啦,丽莉怀孕我怎么这么兴奋到逢人便说的地步。紫陌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丽莉跟羽泽有关吗。然后不等我回答就接着说了,米薇你说到怀孕,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我倒是拉着紫陌的手坐下来了。她安静的说起,有一天杜若喝醉了酒来找羽泽,然后羽泽就很心疼,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来陪她。可是杜若说心情不好,还是要喝酒。她不停的倒酒,不停的举杯,不停的说话。没办法,羽泽只能一次次帮她喝干了杯子里烈度很高的液体,然后杜若接着倒羽泽接着喝。到最后,也许两人都醉了。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吧。一个月以后,杜若找到羽泽和森哥,说怀孕了。羽泽忙说杜若正好我们结婚吧,我都盼了很久很久了。杜若说不,说的有些歇斯底里,她说羽泽我不要你负责,我要他负责。他指着森哥,第一次逼得他那么近。为此,羽泽和森哥打了一架,两败俱伤。从那以后,他们的公司也分家了,森哥把事业转移到了香港。可是后来,杜若死了以后,他们又和好了。男人啊,终究我也还是不懂。紫陌以这句话作为结尾。我到底听进去了多少,又消化了多少,那时候我根本来不及想。我想今天事情又有点复杂了,不是我这个小脑瓜可以考虑清楚的了。
  
  于是我就给羽泽打电话说我在你公司呢。羽泽说我跟朋友吃牛排,一个很重要的客人。你跟紫陌吃饭吧,晚上我再找你。我飞快的跟紫陌告别,又飞奔下楼了。吃牛排,我知道那家昆明有名的西餐店,羽泽一定在那里。我打车过去,果然,我看到了羽泽,还有那个男人,森哥。是杜若爱过的森哥。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确定,这是森哥。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一张照片。挺拔,儒雅,在同样优秀的羽泽面前,都显得那样出类拔萃。我立刻就了解了杜若。如果没有森哥的出现,杜若也许已经跟羽泽结婚。那么我呢,心跳得好快,我想我也要爱上森哥了。我说不可以,我是来找我的爱人羽泽的,我还要跟他说好几件事情呢。可是我忽然就不想说话。我坐在羽泽身边,对面软软的沙发上,是森哥。我听他们说话,却什么也没有听的进去;我注视森哥切牛排的动作,那么入神。羽泽说,森哥你吃饱了吗,我先送米薇回去上班。我立刻就说羽泽你刚刚不是说下午还要开会吗,你先回去准备吧,我跟森哥自己走。森哥很为难,他说羽泽你去忙吧,明天我走的时候你就不用送我了。羽泽说那怎么可以,然后就说一起走吧。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却从反光镜里看森哥。他不说话的时候样子似乎很严峻。到了森哥住的酒店,他下车,跟羽泽挥挥手,也跟我告别。然后羽泽送我到编辑部。
  
  羽泽走了以后,我就打车又去了刚才的酒店。森哥下车的时候我就记住了。在前台我查了房间号,然后上楼敲门。森哥在房间里说是米薇吗,我在午休呢,这些天过来谈生意有点累,就不请你进来坐坐了。明天你跟羽泽一起送我去机场吧,有空的话。我蹲下来,我说森哥我喜欢你,就想看看你,我不打扰你休息。他说你不要胡闹了。隔着门,我都听出了严厉和严峻。我就说,为什么杜若可以爱你,而我不可以。他猛的拉开门,我顺势就跌了个跟头,跌进了房间里。森哥说不许跟我提杜若知道吗,即使你是羽泽深爱的米薇,你也不可以。你赶紧走。他把我推出门外,重重地关上了那扇门。
  
  在门外,靠着门,我站了很久。他这么对我,我并没有生气。我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森哥,你等着瞧吧。下楼,在前台,我跟服务小姐说我是森哥的朋友,明天来送他去机场,刚刚他在午休所以没有打扰他,我请她帮忙查一下森哥明天的航班号。然后我订了一张同样航班的机票。这件事做起来并不难。那就明天等着新的戏码上演吧。
  
  我跟羽泽打电话,说有一个采访,在外地,要离开几天,明天不能跟你一起去送森哥了。羽泽又叮嘱了要注意安全注意休息,和一些想念的话。这天我早早的来到机场,看到羽泽和森哥并排的从机场入口走到安检处,我远远的跟着,看着帅气的要命的两个男人的背影。然后我看到他们互相拍拍肩膀告别,看到羽泽离开。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我才匆匆的来到登机口,登机。在开往香港的飞机上,森哥见到我,果然很诧异。然后他就暴怒了。他说米薇你不要闹的太过分,女孩子的可爱要有一个程度,男人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然后又补充了一句,米薇你不是杜若你知道吗。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理我。我坐在那里,不说话,眼泪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流。温柔美丽的空姐几次过来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摇摇头,然后接过她温柔的递过来的纸巾。下飞机的时候,我抹去了脸上和心里的泪水,很轻松的笑笑,走到森哥面前。我说,森哥我明天还搭这班飞机回去,香港我第一次来,我也从没有买过礼物给羽泽,你可以陪我去逛逛吗。森哥也笑着,拍了拍我的头。我买了香水、衬衣、领带、还有内裤给羽泽,我想会是他合适的尺码。
  
  晚上森哥带我吃海鲜。我就说,森哥我喜欢过你,很短暂,但很美妙,现在我把你当我和羽泽最好的朋友了。呵呵,其实你们本来就是好朋友的。我又补充了一句。森哥就笑了,还是温文儒雅。他说,杜若爱我们两个,但是米薇你不一样,羽泽才是你的真命天子。我说知道了,谢谢森哥指点迷津。这顿饭吃得很愉快。
  
  然后第二天,我就回到了昆明。羽泽说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也没有问起我去过哪里。我想森哥也许已经跟他说过了吧,他不问,我就也不要再提起。我把礼物一件件的拿给他,他一边试穿,一边开心的笑。
  
  几天以后,主任忽然叫我去他办公室,然后拿出一串钥匙,说米薇,奖励给你的单位宿舍,你明天拿户口本过来吧,交办公室给你办手续,把房产转移到你名下。我张大了嘴问为什么。主任就摆摆手,难道你不想要吗,说了奖励给你的,因为你业绩突出。我接过来钥匙,连连道谢。
  
  下班以后我就去了我的宿舍,我美丽的炫目的我的家。淡粉红色的房间我兴奋的在房间里不住的旋转。良久,我才想起要打电话给羽泽,我说你到XX,你会看到一个奇异的景象。他车子开到楼下的时候,我就在窗口跟他挥手,一边还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他飞也似的跑了上来,我感觉到了他跟我一样的开心。